丰盈娱乐

丰盈国际娱乐-丰盈娱乐国际平台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拍案惊奇 >

独家专访王刚:“坏人”和珅能被记住是一种荣幸

时间:2019-03-03 13:4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文/Doora 视频、图/黄胜春)近日,身兼演员和主持人的王刚非常忙碌,刚刚在云南结束了新戏《铁齿铜牙纪晓岚4》的宣传,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北京录制自己主持的节目。8日,网易娱乐在《王刚讲故事》的录制现场独家专访了王刚,尽管凌晨才刚刚从昆明赶回北京,

  (文/Doora 视频、图/黄胜春)近日,身兼演员和主持人的王刚非常忙碌,刚刚在云南结束了新戏《铁齿铜牙纪晓岚4》的宣传,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北京录制自己主持的节目。8日,网易娱乐在《王刚讲故事》的录制现场独家专访了王刚,尽管凌晨才刚刚从昆明赶回北京,但“和大人”却依然精神饱满地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时而严肃时而用诙谐,自认工作中“喜欢投入”的他,在采访中也十足的投入。

  谈到新戏《铁齿铜牙纪晓岚4》,王刚回顾了自己和张国立、张铁林三人在一起时的趣事令人捧腹。而当被问是否介意和珅这个角色被脸谱化时,王刚表示,“演员塑造一个人物,或者作为主持人你去主持一个栏目,哪怕是其中一个能够留下来让人们现在还在念叨着,这是你引以为容幸甚至骄傲的事情”。因此,对于“一个坏人居然连续在不同的电视剧里面出现了320多集。”,王刚并不觉得别扭和尴尬,他还透露有人见到他甚至会认真地叫他“和老师”,他都为此深感荣幸。

  除了演戏,王刚还身兼《天下收藏》和《王刚讲故事》两档节目的主持人。谈到《王刚讲故事》,他表示,自己很喜欢这档日播栏目,其中讲述的都是老百姓的真实生活,因此做起来十分投入,自己常常会随着故事中的人恼怒或动容。他也由衷表示,“我不得不投入,我喜欢这样的投入,我甚至每次盼他们把稿子从电脑给我发过来,我都感兴趣,有很多悬念的,我急着看看后面到底怎么回事。”

  而说起曾连续主持过三届的央视春晚,王刚则有着自己的看法,“春晚是举国上下、海内外华人最关注的一台节目。当有人对春晚的举办提出质疑的时候,说现在大家娱乐多元化了,还有必要办春晚吗?我想那只是一种言论而已,你可以到农村看看,可以到国外华侨华人堆里看看,看大家盼望的那个场景就觉得央视的春晚还是非常有必要举办的,它已经成为了一个新民俗。”不过他也建议,希望春晚多点我们的中国味儿,多点年味儿。

  近期,王刚又拍完了一部电影《堂吉诃德》,曾为主持好节目而舍弃了不少片约的他偶尔还是要过把演戏的瘾。所以,当被问到演戏和主持更享受哪种状态时,王刚笑答,“我倒是更享受比较有规律的生活,每个月录两天《天下收藏》,每周录两天《王刚讲故事》,比较符合我这个年龄、身体和家庭的状况。但也是有时候经不起诱惑,有好的电影或者电视剧真的令人难以抗拒,因为它更新鲜。”

  网易娱乐:你刚刚在昆明结束了《铁齿铜牙纪晓岚4》的宣传,听说您一开始并不太想演和珅了?

  王刚:其实不仅是从第四部,从第三部开始就不想演了,昨天在外地宣传的时候,很多记者都问到这个问题,这是一种无奈。主要还是被市场推着走,还有人想做,还有人想看,那就做吧。尽管我是无奈的,我这个人有一点,一旦答应了人家就一定把这个事做好。所以刚做出来了,后期制作的时候在编辑房都是一些年轻的编辑,他们看的时候不断发出笑声,我心里也就觉得还行,这两三个月没白干,相信观众也会很喜欢的。

  网易娱乐:和珅这个角色深入观众人心,大家一想到和珅就想到您了,似乎已经被脸谱化了,您会介意这一点吗?

  王刚:这不介意。那回搞一个国剧盛典,30年30个电视人,我容幸被列为其中之一。颁奖词大致是这么一个意思,好象是在中国电视剧史上,一个人物,一个坏人居然连续在不同的电视剧里面出现了320多集,这个大概是创记录的。从一个影视演员或者其他任何一个行当,你做出的工作或者说我们演员塑造一个人物,或者作为主持人你去主持一个栏目,哪怕是其中一个能够留下来让人们现在还在念叨着,这是你引以为容幸甚至骄傲的事情。比如说我过去在电台演过那么多部书,但是大家印象最深的还是夜幕下的哈尔滨。不管是国内,甚至在国外碰到一些外籍华人,移居国外的华侨一见到我还是要谈到《夜幕下的哈尔滨》。所以“和珅”作为电视连续剧的角色,能做到这个份上是非常不易了,甚至还有人认真和礼貌的称你为“和老师你好”,所以怎么会觉得别扭和尴尬呢,只有欣慰,甚至感觉到容幸。

  网易娱乐:在这个剧中,您和老朋友张国立、张铁林老师被称作铁三角,您这次再和他们合作有什么新的感受?

  王刚:因为现在从全国卫视上星首播是12月28号,还有几天。但其实对于我们而引,这就是一年前的事了,很多细节都淡忘了。索性昨天在云南电视台我们三个人做了四个栏目,他算是把这三个人使到家了,一直用到上飞机之前。我们三个人见面也挺有意思的,先不说演戏的合作,做节目的时候就太逗了。上午已经做了两个栏目了,下午一个是新闻发布会,第二个是观众见面会。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有很多观众代表上来给我们鲜花,我们三个人坐在台上马上起来,国立拿了几束花,铁林的行动迟缓一点,演皇上的嘛。我马上站起来接上献给我的花,把他那束花也揽在怀里了。于是我一边一大捧,中间是我又圆又大的脑袋。他在那扎着双手,意思“我的花呢”。满堂笑翻天了。

  这场完了又是一个观众见面会,同样又是鲜花。这回他起来的比我们两个人都快,他腾一下子揽上了两三束花。但是鲜花的偏偏很多,于是我也同样有两束,国立也拿了一束。我给国立使眼色,他在那站着,我们把他手里的花替他拿下来,我们把自己手中的三束花和他手中的三束花放在他脚前面,围成一个半圆形。然后我和张国立两个人冲着他把头微微低下表示哀悼。底下都笑翻天了,他一看我又被涮了。大家以为演皇上在这个戏里面气质意识重要,其实生活中他是一个小弟弟,被我们尤其在记者和公众面前开涮,但是毫不计较,大家非常开心。说明这三个人的关心是无拘无束,特别逗。拍戏的时候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合作是愉快的和值得回味的。更重要我们三个人共同努力,还有全组的其他各部门和演员,包括像袁立、杨千桦、闫妮和新加盟的演员一起努力。

  网易娱乐:除了演戏, 你还有一个身份是主持。我们看到这个背景是您在辽宁电视台做《王刚讲故事》这个栏目,一开始怎么想到接这样一个故事类的栏目?

  王刚:这不是我想到的,其他的任何栏目和剧目都没有一个是我想到的,都是有人约请你,人家出主意,出结构,我充其量是锦上添花而已。但是我有一个选择权,这方面眼力还行,我选择基本上就是两个条件,第一个是一眼看去勾起我的兴趣,是非常感性的。第二稍稍理性一点,想一想我能完成的了吗?更进一步我能完成的好吗?我是不是需要费很大劲,我要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后者这个事我是不干的,我一定是稍微努力一下,另外看看合作者怎么样,觉得不错,别最后就你一个人在这里使劲,其他的人要么犯懒,要么特笨,这种情况就拉倒吧。基本上就是这么两个条件,我觉得有兴趣,第二我可以经过一番努力可以完成的比较好就接了。

  王刚:压力是有的,它主要是时间和精力上的。因为你再想突破一周时间的界限连续做任何其他的事情你已经不到了,比如你拍一部电视连续剧,包括我刚刚杀青的一部电影,我难受,制片方也难说。拍完《祭祀》以后我记得今年春天张国立在那唉声叹气的跟媒体说,他现在有两个栏目,一个周播,一个日播,于是我们的统筹按照他的进度安排。结果算来算去一周就是三四天他可以拍戏,拍戏是很连贯的,要不怎么叫连续剧呢。两三天他走了,但是没有办法,所以09年电视剧绝大部分都推了,有些看的真正是好,特别棒的一部电影,现在都快公映了,是真的好,我这个人物也非常好。我跟他商量,我说每周必须有两天录《王刚讲故事》,每个月必须有两天必须录《天下收藏》,然后跟统筹和制片人做计划,他说你能不能把两天的《王刚讲故事》挪到一天?我说挪不了,因为看似我一个人录像,但是那些素材后面好几十人呢,他们不可能在那一天赶出来。他必须得两天,我可以录出来,但是人家干不出来。最后我遗憾,他也遗憾,算了。

  网易娱乐:我们也知道马上要上映的戏都是特别大的制作。为什么对这个节目有这么深的感情,你为了它推掉一些不错的片子?

  王刚:这是没办法的事。第一你签了合同,第二,从辽宁卫视台台长到这个栏目驻京编导,好多都是熟人,都是哥啊、弟啊这样的称呼,你怎么好意思说你们能不能费点劲,你们哪个礼拜弄出来,我一天给你录完行不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于义,于信,信是你签了合同的,你都不能这样做,只有忍痛割爱了。

  王刚:因为我们很关注栏目的收视率,可以排到卫视的前50名,因为全国的卫视都是非常高兴的一件事情。上一周《王刚讲故事》日常版和《王刚讲故事》周末版都排到前50名里了,这是很令人欣慰的事情,而且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榜上有名。我们刚刚进行了快到两年的程度,我和栏目组的同仁都觉得非常欣慰的。

  王刚:这个是不由自主的。我觉得讲任何一件事情,不管过去在电台播小说也好,甚至在主持一些节目,你必须拨动你自己真实的情感,你必须投入才可以感动别人。它不是说像有些拍电影、电视连续剧的时候很多演员可以在这一点上,导演要求你推进,我说到,你眼泪就出来了,然后音乐出来,这个是要一点技术手段的。但这个不是,因为那样是不可能的,不行差一秒钟,再来,再推进,眼泪下来了。你说完全是真情实感吗?那更多是技术。我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所以你要想感动别人,你必须自己激动起来。后来我自己没有感觉,可能周围的同事有这样的感觉。

  王刚:比如说到不孝之子的时候,说到伤害孩子的时候,甚至伤害小动物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身心发颤,甚至对这种人恨的咬牙切齿,我觉得虎毒不食子呢,谁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这种人连畜生都不如。但是有一些情况我又很理性,可能我在作为主持来讲比编导想得更周全一些,因为我们偏导已经年轻,也可能这件事情他是一个负面的当事人,起码从编导的意识来讲。但是我往往能够更多的考虑到社会层面的客观原因,必然有它的原因,尽管这个事儿他做错了,甚至犯罪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就是显得比较冷静、客观。但是说到那个的时候,因为你违反了底线,有时候对于道德的违反的底线比违法了还要可恶。比如说我们曾经有那么兄弟二人就为了给妈妈治病劫持人,就要一万八千块钱,有整有零,诚然他是犯罪了,但是道德层面来讲是为了他的母亲,这哥俩实在没辙了,当然我们不赞成这种方式,这是犯法的,这个怎么拿捏。所以既有感情投入,又有冷静的思索,缜密的逻辑思维都要融合在一起。

  王刚:我觉得不光是做我们这工作的主持也好,演员也好,人之所以为人,一个是从他的生理属性上你是一个人,另外从社会属性来讲人之所以为人,首要的品质要敬业,对你自己和对你的家庭、对于这个社会你一定是谋一份职业。如果你不敬业,你一辈子恐怕是一事无成,一辈子叨叨咕咕、怨声载道,首先你要问自己敬业吗?要问深的说,我这个人对于各种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在这个行当和职业里我的心目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比如你职位很高,你在科学院了不得了,但是你在那个范围是一个笨蛋,你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客观原因谋得了那个职位,获得了那个荣誉,我鄙视你。可是我胡同口有一个修自行车的老头,好多人都排队让他修,为什么?他修的又快又好,还不胡要你的钱。我尊敬这个老者,因为他在那个领域里面是佼佼者。我最鄙视的是顶着一个光环,但是你跟他合作的时候就是一废物,甚至这种人为什么又在这个职位上和地位上呢?他多半不是一个君子,肯定是一个小人吧,我鄙视。

  王刚:对。所以你说我投入,我不得不投入,我喜欢这样的投入,我甚至每次盼他们把稿子从电脑给我发过来,我都感兴趣,有很多悬念的,我急着看看后面到底怎么回事。因为过去我有这样的体会,你要先感动别人首先你自己必须动情和真情的受感动。

  王刚:也未必,换另外一个人可能是另外一种风格,比如可能更理性一点,因为它基本上是民生新闻,可以完全客观的,不带有自己个人情感的。但是我做不到,我曾经尝试过,70年代末我播过唯一的长篇正论文是同志平反以后,他论员修养,有8万多字,我给沈阳人民广播电台播这部作品。后来我看不行了,他说你太有强烈的爱憎了,这个不行。我不太具备基本属于逻辑思维的播音员的播音方式,我不由自主。

  网易娱乐:所以因为你强烈的个人风格,这档节目也和别的故事类节目有很明显的区别了。

  网易娱乐:节目还有个特色会是很突出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听说您的女儿在国外的时候,你希望她能多看这个节目来了解中国文化?

  王刚:我曾经和很多外国朋友包括和我的女儿女婿讲过,既然你想了解中国,首先你要热爱中国,要真正了解中国必须一纵一横。纵你必须了解中国的历史,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比如说有一些事情你看到怎么是这样呢,这是不是最近?我说不是,这已经几千年走到这了。还有就是横向的,不要光看到北京,在北京你也不要光看到CBD,你到延庆,延庆再往北一点点就到了河北。还有从大兴往南一点到了河北,往西走就是太行山。不太远,你看看中国的农村、山区才能全面的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反过来讲《王刚讲故事》,我们前方的那些记者们都是深入到很远,尽管是辽宁卫视做的节目,但是它的踪迹辐射到全国去,更多的关注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关注一些他们的生活现状,他们的情感和理念。有的时候便于我们了解,有的时候比如他令我愤闷,能让我产生一些思索,有的让我感动,有的我觉得视人家为榜样。可能谁都在生活当中遇到这样和那样的难题、挫折,但是想想,比如我们说过半截人那个故事,他是从盆骨以上的下半部都没了,上面就是一个皮囊,腹腔缝上了,纯粹的半截人。讲完那个以后,我觉得我出去能走着,我四肢健全真是天大的幸福了。但是人家那么的坚强,人家开的是半截人商店,想法怎么能够做起来。还有很多,甚至包括很纯真的儿童,有的时候我们这些过来人、大人、老人所不及的,有时候还要反省一下自己。

  网易娱乐:我们也知道你曾主持过春晚,连着主持了1986、1987、1988三届春晚,还演过节目叫《拔牙》。

  网易娱乐可:也给春晚也提了一些意见,比如说到春晚领掌的一些问题,当时是怎样的情形?

  王刚:这都有20几年了,后来90年代也去过一次还是两次。当然春晚是举国上下,海内外华人最关注的一台节目。当有人对春晚的举办提出质疑的时候,说还有必要吗?现在大家娱乐多元化了。我想那只是一种言论而已,你可以到农村看看,可以到国外华侨华人堆里看看,因为我们多次出国,那些华人每年像盼着天大的事那样希望看到从中央国际频道同步播出的春晚,还有急着等国内的人拿来盘或者录像带,举家一起或者几个华人朋友一块看。你看到那个场景的时候觉得央视的春晚还是非常有必要举办的,它已经成为了一个新民俗,尽管有各种各样的说法。2009年小沈阳和魔术师刘谦,这是我印象当中十几年来没有真正因为春晚一夜成名,我们那时候参加很多都是,比如毛阿敏唱你在哪里来一夜成名,但是后来不行了,真正一夜成名的又来了,就是2009年的春晚小沈阳和刘谦。我觉得这一点做得有可圈可点之处的。至于说领掌那些都是好朋友聊天谈到这个了,并不是说我对春晚不屑。

  王刚:近几年春晚的总导演都是我在央视很多老同事,他们有时候也发出一些邀请。我现在真的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了,因为有好几次让我们所谓的“铁三角”搞一个,给我们准备好几个节目和小品让我们挑,甚至追到我们拍戏的现场,但是我们真的没有那个时间。另外我们也知道经过多次的审查,那种疲劳犯不上,我们还是在自己现在的本职岗位上,比如说《王刚讲故事》、《天下收藏》,比如说我拍的电影或者电视剧,如果春节播出也很好。

  王刚:没有什么,现在比过去绚丽多彩,耀眼夺目的,比起我们那个时候买一件上衣,借一条裤子穿当央视春节晚会主持人那时候大不一样了,现在要换几套衣服。如果说有一点希望的话,我们看春节晚会就是新民俗,都突出一点我们中国人传统的春节喜庆气氛,从你的服饰包括你的语言、神态,现在好象更洋了一点,这身衣服或者那个镜头换作一个圣诞晚会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春节过年了,要有点儿我们中国味儿,而且要接民气儿,接地气儿,而不是高高的浮在上面,是人我们感到很亲切,大家都是一家人,全国都是一家人,包括海外的华人华侨我们一块过年了。至于怎么实现那是人家的事儿。

  王刚:其实我倒是更享受比较有规律的生活,如果没有任何其他事情,我每个月录两天《天下收藏》,每周录两天《王刚讲故事》我觉得挺好,比较符合我这个年龄、身体和家庭的状况。但是有时候经不起诱惑,有好的电影或者电视剧真的令人难以抗拒,因为它更新鲜。如果做栏目,我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很像一日三餐,但是一日三餐我们每天要尽量吃好。一日三餐不会像忽然有一天说年终了,我们吃一回大餐,想吃什么那种期待的感觉。拍好的优秀作品影视有点儿像吃大餐。

  王刚:因为我不知道这个电影制片方是不是让我们做这个宣传,所以我不方便多谈。因为在它真正进入院线放映的时候还早着呢,后期制作需要很长时间,前期拍了两个月,这两个月我都参加了。据说后期要做半年多,因为它是亚洲第一部3D电影,100分钟从头到尾都是3D,它是线D,假的过去就是模拟,这是新的数字,从头到尾全部都是。导演真是了不起,真有韧性,我是一个比较急的人,大部分的时间我是等待。导演有一些地方的坚持最后还是对的,好在两个月忍下来了,真是熬过来的。

  王刚:对。我在这很紧张,但是一到那中午12点化妆,到6点制片来了,我说到我了吗?“该吃完饭了”,又开始等。终于等到晚上10点了,中秋节那天“王老师,真抱歉,但是恭喜您,机器出毛病了,您可以中秋晚上回家和家人团聚了”。我一点怨言没有,我说好,再见,赶快走。

  王刚:不一样,很多专业的摄影师看到这台摄影机,这是什么?这是摄影机啊?也像传统拍影视那样吃了很多苦。11月份北京下大雪那几天,上面是水龙头浇着我,我吊着威亚在陡峭90度的岩石上救我的主人,我记得好不容易拍到成功了。但是摄影机那个角度没有移过来,没看到我的脸。到时候王老师吃这么大的苦,最后人家还以为是替身呢,怎么搞的啊。我说再来一次,特别滑,吊着威亚,上面水浇着,我脖子扭过来,摄影机移过来总算看到是我。而且那几天甲流很厉害,成宿成宿的熬,晚上七、八点大家回去以后“王老师早”,上午9点最后才收工,我们叫大夜,拍了一宿。

  王刚:没有时间也得做,我开玩笑讲,我们都说中国古代文学有几部著作叫做三言二拍,三言就是警示名言,三部小说。二拍就是一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音)我说我没有三言,只有二拍。为什么?我的艺术品是拍卖是春秋两大拍,往往拍电影和电视剧也是春秋最忙的季节,很多一到拍卖的时候我正好在拍戏现场,这次拍《唐吉诃德》就是,从伦敦到香港的两家公司的四场拍卖我都是在剧组,好在只有一次是两次正好叫到我竞标号的时候正在拍戏,好在我和导演打好招呼说如果助理忽然拿着我的电话冲到我的面前请您停下来。这时候他们发现我完全变了一个人,快步走到角落里一脸的凝重,后来跟我说你有时候表情近乎狰狞了,咬牙切齿的。我说我说什么了?他说“来了几个人,谁啊这是,是电话还是现场的,是咱中国人吗”。当然大部分是都拍不下来,现在的市场太好了,有时候撒羽而归,有时候喘一口气,“对不起大家,马上开始吧”,马上进入那个状态,挺有意思。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